FOREST's ADVANCES

Trying to get rid of surfing, wasted too much time, any suggestion?.......................... 七宗罪?............................... 1,没有原则的政治;2,不劳而获的财富;3,没有理智的享乐;4,没有特点的知识;5,没有道德的商业;6,没有人文关怀的科学;7,没有牺牲的崇拜。............................................. 虽然这是圣雄甘地说老印的.......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林行止 沽銅敵不過夾倉銅價將持續上揚

信報財經新聞
2005-11-17
林行止專欄


 一、  《倫敦時報》和倫敦《標準晚報》(可能是英語世界碩果僅存的晚報)相繼報道在倫敦金屬交易所(LME)買賣金屬期貨的中國國家物資儲備局(SRB)「重要交易員」劉其兵(譯音)投機失利「神秘失蹤」的事;該局最初說無此人,後來稱劉氏正在度假並指「其買賣是他個人行為,與本局無關」,劉氏在LME的交易,「沒有登記在公司的賬戶上」。種種跡象顯示,劉其兵其人其事均非子虛烏有,SRB的反應,適足以反映有關負責人為國家帶來重大經濟損失,驚惶失措而「語無倫次」。事實上,投機買賣有虧有贏,投機失敗而「玩」失蹤及否認,於事無補,只能收一時自欺之效;由於有單有據,尤其是國營機構,到頭來還是要交貨或付賬結數的。

  在十八世紀中葉,英國憑藉先進的提煉技術和「日不沒國」、豐富礦產的殖民地,控制了全球約三分二的銅貿易,雖然北美、智利及澳洲於十九世紀初期先後發現重大銅礦,以至二十世紀初葉美國發明新的提煉技術(可以低成本提煉劣質礦砂),打破英國的壟斷地位,但倫敦作為世界期銅交易中心的地位不變。

  未經證實的消息指出,劉其兵拋空二十萬噸期銅,總值八億美元;拋空的目的當然是希望可於低價「補倉」,可惜事與願違,銅價自從二○○一年年底開始,可說無回頭地一路爬升(○四年年初開始是急升),在每噸四千美元水平結賬,這宗買賣的損失大約二億美元,看起來是大數目,但對於有意壟斷市場的期貨大炒家,這只是小菜一碟而已─一九九五年英國霸菱的N. Leeson炒期指輸掉十三億英鎊(最後連累有二百多年歷史的霸菱銀行股權易手)、一九九六年日本住友的商濱泰南亦在拋空期銅上失手,一共輸掉二十六億美元!

  傳說中劉其兵拋空的期銅十二月二十一日到期,這即是說,在這一天,劉氏或其僱主必須把二十萬噸現貨銅交至LME指定的倉庫;當然,期貨買賣很少交收現貨的,這意味屆時要交出拋空期銅合約價與現貨價的差額,以目前價格水平計,約二億美元。

  SRB一方面對劉其兵其人其事閃爍其詞,一方面則大量沽出庫存現貨銅,昨天它賣銅二萬噸,約合八千萬美元,同時聲言本月二十三日再賣二萬噸,而最終要賣出二十萬噸;沽銅及表明繼續賣銅,等於供應驟增,銅價應聲下跌,昨天上午成每噸四千一百美元,較前市跌三十六美元、跌幅百分之一點二。不少交易商對SRB聲稱有存銅一百三十萬噸的數字存疑,因為據LME的統計,上海和紐約期交所的存銅一共只有十四萬一千一百七十七噸;而昨天《金融時報》LEX專欄更指一百三十萬噸是世界總存量,SRB起碼多報一百萬噸!接受BBC訪問的一名期貨炒家(交易員)則說SRB若真有這多存銅,銅價將一瀉到底,他對此數字「高度懷疑」,並說SRB若交不出貨,將成「期市笑柄」。

  無論如何,SRB以實際行動(沽銅)及「拋浪頭」(誇大存貨量)試圖壓低銅價,目的是希望有機會「低價補倉」,以較低代價完成謠傳中劉其兵拋空的合約;但在期市中打滾的人莫不精明透頂,加上SRB並無信譽卓著之名,看來銅價微順後會再上揚─本應在其上升軌跡上徐行,現在加上「夾倉」的壓力,升勢可能會加速!

二、

  據「世界金屬統計局」(World Bureau of Metal Statistics)的統計,近年銅的消耗量穩步上揚,目前年消耗量約二千萬噸(九三年在一千四百萬噸水平),其中亞洲區消耗量約佔全球之半,顯而易見,這是中國(和印度)經濟起飛有以致之。  銅的用途甚廣,因為甚難腐蝕且易傳熱,其消耗量因此隨經濟蓬勃、特別是世界性物業狂潮而上升,如果美國的例子有普及性,則大約一半銅用於形形色色的建築物上,電器及電氣用品如電視、耳機、空調、電源接駁器以至電話等,消耗了約二成,其餘大多用於交通工具上,說起來有點難以置信,每輛汽車大約用五十磅銅……。

  近年銅價長升,卻仍相對廉宜─盎斯金價在四百七八十美元水平徘徊,每盎斯銅只有十二三美仙─其用途廣泛但價格漲不起來,皆因較易開採、生產成本低及大多數國家都有銅礦令供應源源不絕之故。

  從走勢圖看,銅價及銅礦公司的價格,頗似二○○○年年初的科網股(美國最大的銅礦公司Phelps Dodge股價從○二年年底的二十九美元左右上升至昨天的一百二十四美元水平〔比前天已跌一元四角〕);然而,論者認為銅及銅公司的價格並無泡沫成分,急瀉的可能性不大。由於銅價低而銅甚重且大量供應,因此庫存並不化算,炒家無法以存貨調節價格,其價格因此足以反映實際需求情況。

  換句話說,銅價近年持續上升,與囤積居奇無關,而是經濟旺盛需求殷切,這等於長期有買家吸購並把它變成電線、水管及各式各樣的工業零件;當某一大量用銅行業(比如汽車)發展呆滯時,銅價便下跌,但目前的情況並不如此(美國汽車業奄奄一息,中國的則剛剛起飛);儘管各國都有一本難念的經濟經,世界貿易且紛爭頻生,但銅價升勢反映了大體而言世界經濟仍然向前邁步,銅價因此被部分學者視為足以反映經濟實況的有效指標!   期貨老手斷無不知經濟盛衰與銅價高下的正比關係,傳說中的劉其兵如果拋空期銅,大概是他認為利率上升無了期會引爆美國物業市道進而令經濟增長放緩;此外,國內正以行政手段抑壓樓市及固定投資,亦會令過熱的經濟降溫……,這些發展皆不利銅價升勢,是彰彰明甚的。可惜他的預期並未兌現,拋空便不合時宜,因此帶來虧損,便如盛傳他過往曾在期市上大有斬獲一樣,是很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