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s ADVANCES

Trying to get rid of surfing, wasted too much time, any suggestion?.......................... 七宗罪?............................... 1,没有原则的政治;2,不劳而获的财富;3,没有理智的享乐;4,没有特点的知识;5,没有道德的商业;6,没有人文关怀的科学;7,没有牺牲的崇拜。............................................. 虽然这是圣雄甘地说老印的.......

Wednesday, October 19, 2005

林瓔 傳承林徽音的藝術才華林博文

2005.10.20  中國時報
四分之一世紀前,仍在耶魯大學藝術系讀書的林瓔(Maya Lin),參加「越戰紀念碑」設計競賽獲得首獎,震驚全美,那時林瓔才二十一歲。二十多年來,儘管她設計過住宅、公寓、花園、雕像、景觀、公共藝術、圖書館、博物館、家具、溜冰場、衣服、教堂和麵包店;也設計過頗獲好評的「民權運動紀念碑」以及紀念耶魯准許女生入學的「婦女桌」,但只要提到林瓔,大家還是馬上想到「越戰紀念碑」。數年前她為美國運通在明尼阿波尼斯設計冬季花園,落成後向來賓解說設計概念,但聽眾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請她談談「越戰紀念碑」,林瓔笑著說:「No, not today」。
看淡名利 只想不停創作
林瓔是個大忙人,要在紐約蘇活區的工作室工作,又要到遍及美歐的工地看進度,更要照顧兩個稚齡女兒,她的丈夫是從事照片交易的丹尼爾.伍夫。今年四十六歲、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的林瓔,雖已名滿天下,但她仍不講究衣著,一名美國記者說她平時穿著就像一個「匆匆趕去上課而又害怕遲到的大學生」。她為人極其低調,不喜和媒體接觸,亦甚少參加社交活動,最近和前第一夫人希拉蕊一同被選入婦女名人堂,她覺得沒什麼,她已擁有許多榮銜,看淡名利,只想不停地創作。
二十多年來,華人藝術家在美國各行各業大放異彩。名人追悼會一定找馬友友拉大提琴;女星參加奧斯卡頒獎典禮或有錢的新娘選購禮服一定找王薇薇(Vera Wang);找人設計紀念碑、花園和景觀,第一人選就是林瓔。
林瓔長得有點像中學時代的姑媽林徽音(徽因),她的藝術才華也是來自林家的遺傳。林瓔的祖父林長民,民初做過司法總長,擅長書法,元配早歿,娶了兩個目不識丁的姨太太,第一個姨太太生了才貌超卓的林徽音,第二個姨太太生了四個兒子(桓、恒、暄、煊),老大林桓就是林瓔的父親。
也就是說,徽音和林桓是同父異母姊弟,徽音生於一九○四年,大林桓十一歲。林桓曾就讀福州英華中學,名作家蕭乾是他的老師,一九七九年蕭乾赴美參加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林桓曾去看他。林桓曾任職福建協和大學,一九四八年留學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主修教育,後來任教俄亥俄大學(校園在雅典市),並擔任俄大藝術學院院長,林桓亦是藝術家,他所創作的陶瓷作品為歐美各大博物館蒐藏,一九八九年去世。
林瓔的母親生於上海名醫世家,一九四九年五月共軍打進上海時,已獲名校史密斯學院入學許可,她把護照、入學許可和十元美金縫在衣服和鞋子裡,逃至香港再赴美,在西雅圖認識林桓,即打消就讀史密斯學院計畫。日後和丈夫林桓一起任教俄亥俄大學,講授英文及亞洲文學,現已退休。
不知家族事 才華自天成
林瓔個性有點「孤僻」,她坦承自小學六年級以後就沒有親近的朋友和同學,高中第一名畢業,進了耶魯以後,自覺「如魚得水」,非常喜歡耶魯的環境。林瓔的父母親很少跟她談到中國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她有個了不起的姑丈梁思成、姑媽林徽音,三年前《紐約客》雜誌主筆、紐約市立大學教授路易斯.梅南德(現已轉至哈佛)訪問她時順便告訴她有關兩人的成就,林瓔才恍然大悟。
梅南德告訴她,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人民英雄紀念碑是她的姑丈和姑媽設計的,顯示林家具有設計紀念碑的基因。一九八五年,林瓔的媽媽曾帶兩個在美國出生的孩子到中國大陸旅行,讓他們實地認識正在轉變中的中國。
林瓔和弟弟都不會說中國話,梅南德說林瓔雖愛吃中國菜,但拿筷子的方式不對。林瓔曾到丹麥和日本進修,丹麥人以為她是愛斯基摩人。她在日本鑽研禪宗文化,在丹麥則對喪葬文化特感興趣,花很多時間參觀哥本哈根的墓園。
一九八一年三月她在耶魯選了一門「喪葬建築」課程,剛好「越戰紀念碑」徵求設計圖案,全班一起參加應徵,林瓔脫穎而出。紀念碑施工期間,她休學一年,到華府參與施工和應付各種壓力與批評。一年後轉到哈佛大學設計研究院,因越戰紀念碑所引起的爭論使她無法專心向學,不到一學期即退學,再回耶魯。一九八六年從建築系畢業,第二年耶魯送她名譽博士學位,她現在是耶魯校董。
設計越戰碑 榮辱齊加身
林瓔越戰紀念碑得獎時,反對聲浪排山倒海而來,自以為是越戰老兵和守舊頑固的保守派群起圍攻林瓔,甚至以種族歧視字眼「亞洲佬」(gook)罵她,他們都看不懂林瓔的設計圖,主辦紀念碑競圖的越戰退伍軍人協會背叛她,在紀念碑旁另加三個越戰軍人雕像和美國國旗,設計軍人雕像的菲特烈.哈特(紀念碑設計圖得第三名)獲三十萬元酬勞,林瓔只得二萬元,哈特還帶老婆去咆哮林瓔。保守派的德州大富翁裴洛(一九九二年競選總統)、尼克森的講稿撰述人派德.布坎南和小說家湯姆.伍夫等人大罵「亞裔女子」林瓔。幸好華盛頓郵報的建築評論家艾卡特和他的朋友茱迪絲.馬丁為林瓔仗義執言,以專家的立場嚴厲反駁保守派和越戰老兵,但林瓔的心裡已受到巨大的傷害,她很少再去華府看她的越戰紀念碑。
林瓔說她當初設計紀念碑時,刻意不去研究越南史和越戰史,也不從亞裔的觀點去思考,同時也不把越戰當成一場悲劇,而是從「死亡也是一種榮耀」的角度出發,又以不貿然破壞華府廣場的自然環境為原則,紀念碑向地下延伸,黑大理石碑刻上陣亡人員名字。幾乎所有的建築與藝術評論家都同意,林瓔創造了前無古人的紀念碑設計風格,為紀念碑的設計立下了他人難以企及的商標,她的「越戰紀念碑」已成為藝術史上不朽的標誌。
梁啟超曾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句話送給兒子梁思成和媳婦林徽音,其實這句話亦可轉送給林瓔。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