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s ADVANCES

Trying to get rid of surfing, wasted too much time, any suggestion?.......................... 七宗罪?............................... 1,没有原则的政治;2,不劳而获的财富;3,没有理智的享乐;4,没有特点的知识;5,没有道德的商业;6,没有人文关怀的科学;7,没有牺牲的崇拜。............................................. 虽然这是圣雄甘地说老印的.......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辽宁落马副省长舐犊情怀:因女儿留学身陷高墙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17日13:10 《法律与生活》杂志

  他是继“慕马”案后辽宁省落马的又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狱中,他首次讲述了自己因留学的女儿“犯事”的幕后故事。

  2006年的新年,刘克田是在寒风呼啸的监狱高墙内度过的。高墙外是白雪茫茫,高墙内的刘克田也是哀叹连连。他又谈起了自己的女儿。在他的哀叹中,人们得以了解这位落马副省长内心深藏的情感挣扎。
  在此之前,人们只是知道这位落马高官是因为女儿出国留学而犯事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有那样深厚的舐犊情怀。

  望着铁窗外飘飞的雪花,刘克田向笔者敞开了心扉。

  副省长心中的疼

  人们不免要想起一年前。2005年2月4日,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辽宁省副省长刘克田受贿案进行了宣判。经法庭合议裁决,以受贿罪判处刘克田有期徒刑12年,受贿所得131.75万元人民币全部没收。站在被告席上的刘克田神情呆滞,面如土灰。这是继“慕马”案后辽宁省落马的又一名副省级高官,引起了举国的瞩目和震动。

  耐人寻味的是,刘克田是在“慕马”案发后踩着其脚印犯罪的。一个堂堂的副省长为什么也趟浑水,前“腐”后继?探究他的犯罪轨迹,可以发现他的犯罪数额与那些巨贪比起来,不算大,犯罪情节不复杂。然而,这简单的犯罪背后,却让人瞠目结舌,是霉变的亲情害得他丧失了理智。

  在辽沈大地,与那些乍乍乎乎的贪官相比,身为副省长的刘克田一向为人谨慎,做事低调,不讲排场,不事张扬。他深知自己是从基层一个台阶到另一个台阶走到“封疆大吏”这个位高权重的职位上,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只能靠自己的才能勤勉敬业,展示自己,体现价值。因此,无论是他在公社当党委书记,还是当区长、副市长,分管的工作抓得是井井有条,成绩蜚然,受到上级领导的好评和认可。1995年2月,他43岁,便当上副省长,分管金融、外贸等20多个重要职能部门,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级干部之一,可谓权责重大。但他没有得意张狂,仍然保持一颗平淡心,生活上,对下属嘘寒问暖,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工作上大胆负责,不怕得罪人,没有不良嗜好。业余时间他还不忘学习,为自己充电,先后获得中央党校经济学硕士和辽宁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还酷爱文学,出版了《西行诗草》、《江花边草》等多本诗集。如果他能按这条道儿走下去,真会有一个光明的政治前途,然而,他却在亲情面前丢盔卸甲……

  大文豪高尔基说过:“爱孩子,这是一个母鸡也会做的事情。”刘克田作为一名省级高官也不例外。他也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也是性情中人,对自己的独生女儿刘婷,爱得要命。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心尖肉,真是托在手心怕冷,含在嘴里怕化,寄托了刘克田和老伴儿的殷切希望。无论是他到外地参观、开会、学习,还是出国访问,都要给女儿捎一件小礼物,表达做父亲的一片心意;无论他工作多么劳累,浑身多么酸疲,回到家一看到女儿甜甜的笑脸儿,疲乏一扫而光,浑身格外舒坦。

  女儿刘婷也聪明伶俐,每当刘克田回到家,她很善解人意,给忙碌一天的爸爸倒上一杯热茶,伸出—双稚嫩的小手,给爸爸按按头部,使得刘克田神清气爽,感受到了浓浓的天伦之乐、家庭的温馨。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女儿受最好的学校教育,让她成才,为自己赢脸争光。头二十年看父敬子,后二十年看子敬父。现在社会上的人有点儿档次比什么,不是单纯地比钱,比房子,比车,那样太俗气,有些小市民心态,而是比孩子,比谁的孩子有出息,有作为。刘克田在政府上班,整天开会,布置工作、检查工作,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女儿的学习很少过问,也很少有时间陪女儿逛公园,像普通人那样享受生活。照料孩子成长的重担,全撂到了老伴儿身上。一想到这些,他不时一阵阵愧疚,做爸爸的不称职,愧对孩子。想办法为孩子的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随着婷婷的一天天长大,这个问题迫在眉睫。国内教育固然是一个最基本的选择,凭婷婷的聪明机灵,念大学不是难事儿,考研也不是奢望。可作为一个省级干部,自己在对外交往中,亲眼目睹了国外科学技术的发达,环境的优美,文化教育的先进,那种启发式、崇尚个性的教育,深深地震憾了他。中国的改革开放,不就是为了学习外国先进技术、超前的文化理念、求异创新思维,为我所用吗?眼看着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将孩子送到国外,深造就学易如反掌,自己作为一名省级领导,怎么能甘拜下风?现在的耽误就是将来的后悔。可一想这些,他就坐卧不宁。出国留学,不是开玩笑,需要一大笔钱,还得疏通各方面关系,他虽然已是一名省级干部,每月工资也就2000多元,老伴儿也是工薪阶层,要攒够孩子出国留学的钱,也委实不易……

  内心的挣扎

  刘克田的心思,被沈阳客车集团总经理夏任凡摸个一清二楚。夏任凡和刘克田是初中同学,老相识。夏任凡原来的靠山是马向东,马向东出事后,夏任凡的心像被掏走似的,魂不守舍,失去了主心骨。他知道自己该考虑一下今后的路怎么走了,所以想到了副省长刘克田。过去,他与刘交往并不多,这回,说啥也要靠上他,万一自己有个马高蹬短,好有个照应。

  1999年下半年,辽宁省地税局稽查分局发现沈阳客运集团公司偷漏税款,应补交3118.5万元,同时拟处1 427.7万元的罚款,并先后下达了税务处理决定书、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夏任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想,仅靠自己的能量,摆不平这件事儿,还得找刘克田,只要他肯帮忙,哪怕说句话,这事儿可就迎刃而解了。

  1999年12月26日,夏任凡来到刘克田家,刘克田感到很诧异。虽然两人是同学,可没太多深交,平常来往并不多,特别夏任凡这号人有奶便是娘,过去抱着马向东的大腿不放,令人不齿。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今天找上门来,能有啥事儿呢?和他交往得谨慎点。

  夏任凡见刘克田不冷不热,求他的事儿没说出口,他知道,打铁看火候,说话得把握时机。这时说出来也白搭,他若拒绝,自己连个迂回的余地都没有,这事儿就砸了!他琢磨还是找领导最关心的事儿唠起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没有七情六欲,儿女情长?领导也不例外。于是,他一本正经地说:“刘省长,听说你孩子要往外送,有这回事儿?”刘克田心一动:这小子,够鬼的了,啥事儿都瞒不过他,便没有否认。夏任凡便说:“这么着,孩子的事儿,包在我身上,钱我出。”刘克田既没摇头,也没点头。夏任凡知道,这是领导默许了,领导办事儿要含而不露,让你自己发挥想象的空间。

  夏任凡马上找其生意场上的好友、澳大利亚籍华人英华联系,让她帮忙。英华表示为难,她说:刘婷最好办理投资移民,既快又稳妥,但需要20万美元。夏任凡忙表示钱不是问题,自己可以解决。英华这才答应在澳注册公司为刘婷办理赴澳签证,夏任凡表示愿承担注册公司所需的20万美元。有了这层关系做铺垫,夏任凡才觉得自己可以向刘克田提一些要求,他把自己和好友英华怎么为刘克田的女儿刘婷张罗移民的事儿,眉飞色舞地向刘克田汇报,刘克田听后心花怒放,女儿出国留学的事儿终于有了着落,自己心里那块石头落了地。

  夏任凡看到刘克田高兴,觉得时机来了,忙把省地税局查处沈阳客运集团公司偷漏税的事儿说了,麻烦副省长从中通融,免除补税,免除处罚。刘克田心里很不高兴,心想:夏任凡真是典型的商人作派,什么事都现事现报,想拒绝吧,可夏任凡这会儿眼泪涟涟,苦苦哀求道:“副省长您不看佛面看僧面,不念鱼情念水情,我们还是同学一场啊!客运集团这一年效益也不太好!如果再交税,再罚款,怎么过啊!”说罢就拿出手帕揩拭眼角泪水。刘克田思忖良久,想:行政干扰执法,这违反了党纪政纪,可如果不答应,似乎情面上说不过去;再说,他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儿,也付出了那么多,若不帮这个忙,真有些说不过去。他便答应了夏任凡的请求,不过,他板着面孔说:“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夏任凡站起身,忙不迭地说:“那是,那是。”

  刘克田找了省地税局领导,让其关照夏任凡:“客运公司的税不要收了,款也不要罚了!现在当企业法人代表不容易,企业经济困难时,政府机关、职能部门要原则性、灵活性相结合,不但要善于锦上添花,更要善于雪中送炭。”见领导发话了,省地税局一下子免了4000多万元的税和罚款,夏任凡乐得嘴巴不知往哪边张。看来自己没看走眼,如果自己真的在刘克田女儿出国留学的事儿上竭尽全力,今后就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送走夏任凡,刘克田内心敲起了鼓点儿。自己虽说和夏是初中同学,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抬头不见低头见,可自己了解他的现在吗?夏任凡人称夏大胆,是辽沈大地典型的“胡作非为”的人物。过去他和马向东打得火热,现在自己作为一个堂堂的省级领导,做事儿要谨慎、周密、滴水不漏。不能再犯傻了,夏任凡这号人,除了钱,还有啥呀!一身的市侩和俗气。自己不能为女儿出国和夏任凡搅在一起,自己的梦得自己圆。

  于是他拿出多年的积蓄,从自己的兄弟姊妹、岳父岳母那借一点儿,总算筹够了送女儿上澳大利亚留学的钱,办好了一切手续。女儿的成败,在此一举。送女儿上飞机的那一刻,他落泪了,背过身去,不敢让女儿看见。

  挣不脱的绳索

  刘克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夏任凡此刻正为刘婷出国留学忙活,忽然听说刘克田通过其他途径为女儿办成了去澳洲留学的手续,心更毛了!很明显,领导这是不信任自己,没把自己当盘菜,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做的哪件事儿、哪句话得罪了副省长。这些天,他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他想,自己若靠不上刘克田这棵大树,甚至还得罪了他,将来怎么在沈阳混,万一在工作中有个闪失,谁能关照?他埋怨、指责英华做事拖拉,不利索。他自己一人到刘家负荆请罪。他面对刘克田,动情地说:“刘省长,你也太小瞧我夏任凡了!常言说的好:受人点水恩,当以涌泉报。你给我们客运公司办了那么大的事儿,我是代表整个客运公司为您献上一片心意,一点儿回报。”刘克田冷冷地看他,一言不发,夏任凡自讨了个没趣儿,悻悻离开。

  刘婷到了澳大利亚,和普通学生一样,没啥特别,和三名留学生租住一个学生公寓,生活很不方便,离学校还挺远。每每刘婷给刘克田打电话,哭诉这一切时,刘克田心里像针扎般难受。他表面上还故作镇定安慰鼓励女儿:要振作精神,做生活的强者,可一撂下电话,已泪流满面。他感到内疚,他虽然做副省长,竟然没法为女儿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称职吗?

  夏任凡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死心,他授意拿到钱的英华去看望刘婷,他深知刘克田最心疼女儿,这可能是他攻破刘克田的突破口。英华拿钱到刘婷处,一开始,她想把钱直接给刘婷,可一看刘婷住的寒碜的房子,马上就改变了主意。她想为人办事要办到点子上,不能稀里糊涂,费力不讨好,不如给刘婷买套房子,让她改变生活环境。于是她对刘婷说:“我是你爸叫我来看你的,你叫我姑吧,在家靠父母,在外靠亲朋,有啥难事儿就直说,你爸让我们帮你买套房子。”刘婷惊得瞪大了眼。

  在国内,夏任凡找到刘克田,巧舌如簧地鼓动:“你想想,你这副省长,家庭后顾之忧解决不好,怎么领导全省人民奔小康,干四化?”言之切切,令人动容,说动了刘克田,对夏任凡为自己女儿的“资助”,他表示感谢并接受了。他想,有了这20万美金,女儿在澳大利亚留学就不会艰难,自己悬着的心也该落地了。

  英华给刘婷买好了一套豪华公寓,刘婷想自己一个小女孩,住这样宽敞明亮的房子是一种享受,可又一想:住那样高档房子,太扎眼了!若被坏人盯上了,自己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她将想法跟刘克田一说,刘克田忙说有理,他想女儿终于长大了。

  刘婷没去住新房,还得交管理费,夏任凡得知这一切,嘴急出了火泡,他恨不能打自己两个耳光,这点儿小事都整不明白,干脆,让英华把房子卖了,钱直接给刘婷,钱最实用。2001年3月,夏任凡因慕马案被双规,没了动静,英华忙赶到沈阳刘克田家,动情地说:“帮人帮到底,送人送到家,任凡出事了,还有我呢!他做的承偌,我负责兑现。我和任凡早就商量好,把房子出售后的钱直接交给刘婷。”刘克田想拒绝,但一想到孩子在澳大利亚的尴尬和窘境,便顺水推舟地说:“你看着办吧!”一个月后,英华在澳大利亚把房子卖掉,由于夏任凡案杳无音讯,她没急于把钱交给刘婷,刘克田想:观察一段动静再说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两人一拍即合。

  2002年2月,夏任凡被双规并移送司法机关近一年,刘克田看他没咬自己,觉得夏任凡够朋友,讲义气,这回收钱瓜熟蒂落。英华看刘克田自我感觉良好,稳如泰山,放心地将钱交给刘婷。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刘克田想用金钱为心爱的女儿铺就一条光辉大道,他失算了,钱成了套在脖子上的枷锁,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2003年2月,夏任凡被判死刑。他为了活命,将给刘克田送钱的事儿抖擞出来,以期宽大处理。刘克田蒙在鼓里,心存侥幸硬挺,希望夏任凡能以彼此的“情义”为重,千万别“出卖”自己,只要咬牙坚持,过段时间就会风平浪静。

  英华来沈,刘克田妻子请她吃饭,对她进行安抚,英华信誓旦旦地说:“你回去告诉首长,天塌下来我抗着。”刘克田放下了那颗惊魂未定的心。

  他回忆起自己成长进步的人生经历,不免自鸣得意,认为自己福大、命大、造化大。

  2003年5月,辽宁省委、省纪委主要领导找刘克田谈话,让他主动说清自己的问题。刘克田信誓旦旦地说:“我如果有问题,我会得非典。”一付抗拒到底的派头。然而,事实胜于雄辩,2003年8月10日,刘克田及妻子同时被中央纪委专案组实施“双规”。第三天,刘克田心里防线崩溃,乖乖交待了自己的罪行。他很快被移送司法机关。2005年2月,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刘克田有期徒刑12年。

  一个堂堂副省级干部,在情与法面前心理失衡,失去了生活的航标……

  进入监狱以后,他很低调,不事张扬,不像其他犯人那样时时刻刻提自己的要求。他每天都要练一阵子毛笔书法,画一阵子画,打发高墙内这孤独的岁月。辉煌的人生已属于过去,只有在记忆里嚼味。(刘婷为化名) 文/正气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5年2月上半月刊)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